典型案例

来源:法宣在线 作者: 时间:2020年05月26日
  

疫情期间,某市卫生健康局实施紧急征用其它省市口罩,合法吗?

案情简介:2020年1月25日,某市确诊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市紧急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时值春节,该市又地处交通枢纽,大量往来人员滞留,疫情防控形势极其严峻。加之,该市没有疫情防控物资生产企业,采购的物资一时无法到位,疫情防控物资极度紧缺,已无法满足应对疫情防控的基本需求,一线防控人员防护工作存在极大隐患。为解燃眉之急,该市在货物检查中对随车手续不全的口罩进行了暂扣,对全部暂扣的598箱口罩进行有偿应急征用。并将暂扣的口罩分配到辖区内各医疗机构、乡镇、街道、社区、公安、交警、交通、小区保安等疫情防控工作人员。此事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后该市诚恳道歉,并称对扣押的口罩,能退回的全部退回。

案例分析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规定,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县级以上的地方政府,只能征用本行政区域内的物资,一旦涉及全国范围或者跨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征用,应该由国务院调配。1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组织做好疫情防控重点物资生产企业复工复产和调度安排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强调,重点医疗应急防控物资由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物资保障组统一管理、统一调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不得以任何名义截留、调用。案例中,该市打着“征用”的旗号截留重要物资,已违反上述规定。应对相关责任人问责。

 

隐瞒传染病接触史,违法吗?

案情简介:1月23日,某市人杜某然、杨某丽夫妇从疫区省乘车到达他市探望其父亲杜某雨,之后一直在杜某雨务工的工厂居住。其间,杨某丽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杜某然、杜某雨及知情人许某浩明知杨某丽出现症状,没有主动向所在镇(街道)报告,并配合做好防控工作。1月29日,杜某然、杨某丽夫妇被医学隔离观察。1月31日,杨某丽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与杨某丽有密切接触人员已经集中进行医学隔离观察。市警方依法对杨某丽、杜某然等四人采取相关措施,并隔离收治。

案例分析:《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一切单位和个人,必须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如实提供有关情况。同时,该法第七十七条规定,单位和个人违反本法规定,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根据该条规定,隐瞒者如果造成了他人被传染,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国家及各级政府要求报告到过疫区的情况,目的在于防范突发传染病的传播。疫情敏感时期,一些人员在该病发生后,向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社区隐瞒到过武汉或有意回避去过武汉,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案例中,杨某丽、杜某然等四人的行为已经严重违法《传染病防治法》,应立案侦查。

 

确诊病例不愿定点隔离,怎么处理?

案例简介:1月24日,省卫生健康委发布了某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经调查,某街道追踪到黄某、丁某携2名儿童于1月22日从武汉来锡投奔黄某妹妹一家,该户目前共有9人,需接受医学观察。该户所在辖区街道、社区及派出所接信息后,即电话联系丁某一家进行居家隔离,但该户9人拒不配合。期间,黄某在楼梯口抽烟,并有咳嗽乱吐痰情况,丁某未佩戴口罩出门,2名儿童未戴口罩下楼玩耍。经辖区派出所和社区反复解释,该户9人仍不配合。因该户拒不配合造成严重后果,司法部门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案例分析: 《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医疗机构有权对甲类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医学观察。拒绝隔离治疗的,可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强制隔离治疗措施。案例中,对密切接触者等相关人员采取隔离措施是传染病防治法的明确规定。作为密切接触人员本身就是被感染的高危人群,自觉接受隔离医学观察是对自己负责;遵守相关规定进行隔离,是减少疫情传播风险的必要举措,是对他人负责。若因自己违反相关规定造成疫情扩大,还可能承担刑事责任。

 

刻意隐瞒行程、病情及密切接触人群,将受到何种处罚?

案例简介:某市某村村民苟某,长期在武汉务工。近日返回某市后,拒不按照某市“重点地区人员需向社区(村)登记备案,并主动居家隔离”的要求执行,故意隐瞒真实行程和活动,编造虚假返回某市日期信息,对自己已有发热咳嗽等症状刻意隐瞒,欺骗调查走访人员,且多次主动与周边人群密切接触。苟某还有意隐瞒其子与其一同从武汉返回的事实,其子也多次在外活动,并密切接触人群。目前,苟某和其子已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并进行隔离收治,其行为已严重违法,已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案例分析: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公民有义务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如实提供有关情况。苟某的行为严重干扰破坏疫情防控工作,违发了《传染病防治法》;同时,其行为若导致传染病传播,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还要承当相应的民事责任。广大人民群众必须严格遵守疫病防控相关要求,切实对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与健康负起责任。

 

医务人员泄露患者信息,如何处理?

案情简介:2月3日下午3时,某人民医院文某(编外职工)、谢某(编外护士)、关某(编外护士)利用工作便利,私自用手机拍摄医院电脑记录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姓名、家庭详细住址、工作单位、行程轨迹、接触人员、诊疗信息等基本情况并公开散布,文山市人民医院刘某(财务人员)、余某(编外财务人员)通过微信转发传播,造成相关小区住户人员高度恐慌,严重影响患者的家庭安全。市公安局依法决定对文某、余某、刘某、谢某处罚决定。

案例分析: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对患者的个人信息负有保密义务。医师、护士在执业活动中,应当尊重、关心、爱护患者,保护患者的隐私。《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条规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不得泄露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第六十九条规定,医疗机构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故意泄露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传染病病人、密切接触者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给予警告;造成传染病传播、流行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并可以依法吊销有关责任人员的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因此,无论是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还是医务人员均不得泄露患者的个人信息。在防控的关键时期,医疗机构更要压实主体责任,对医务人员进行监管教育。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