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一家六医护都在一线

来源:健康报 作者:记者万文波 通讯员沈红星 时间:2020年03月03日
  

邢锦辉是黄冈市黄梅县孔垄镇邢圩村卫生室医生。出生于医生世家的她,家里如今有6人从医。她和哥哥邢久红、女儿杨进文、侄女陈瑛都在村卫生室工作,邢久红的儿子邢一润在与黄梅县相邻的江西省九江市传染病医院当医生。她的丈夫杨盛权则是黄梅县第二人民医院医生。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邢家6人全部奋斗在防疫一线,用实际行动守护人民安康。


兄妹日行两万余步

邢圩村有14个村民小组,共3700多人。经排查,春节期间155人从武汉返乡,3人从黄州返乡,其他外地返乡的有440人。

邢锦辉说,村里需要监测体温的人多,居住得又分散,她和哥哥每天分头行动。

“邢叔来了”。2月10日,当邢久红来到5组村民丽丽家门口时,丽丽边招呼着边走近邢久红,让其测体温。

“36度8,继续在家休息。”邢久红告诉记者,丽丽在武汉读大学,1月10日回家。第一次来测体温,丽丽很排斥,他在屋外讲了半个小时疫情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孩子工作做不通,就做其父母工作,结果第三次上门,才第一次测体温。

“刚开始部分村民不理解,甚至大骂的都有。”邢锦辉说。

“有锦辉一家,我们心里很踏实。”12组60多岁的邢爹爹对记者说。去年腊月二十九,他有点发热,邢久红每天上门帮他测三次体温,对家里两次消毒。“原来虚惊一场,是我当天上街交电费走急了导致发热的。”

20多天来,邢锦辉和邢久红兄妹俩早出晚归,每天走近两万步,敲上百次的门,不厌其烦地为村民测体温、普及防护知识。

兄妹俩的举动感染了许多村民。村里退休的乡医沈炳珠和深圳返乡的志愿者邢进德,主动加入上门测体温的队伍中来。

“我家四代行医,我们兄妹在村里当了31年的乡医,这个时候,更要尽到村医的职责。”邢久红说,经过频繁动员,大家的防范意识都有很大提升。让他们欣慰是,村里返乡人员中,回来最长的有一个多月,最短的也有19天,目前无人发热。

从2月10日开始,他们又把监测对象扩大到全村每一户、每一人,坚决把疫情堵在村外。


丈夫坚守一线20天

“杨医生,感谢你对我的治疗和鼓励,到了那里后我一定配合医生好好治疗……”

“相信都会变好的,不要怕,有什么困难随时电话我。”

2月11日9点多,凌晨才结束工作的黄梅县第二人民医院内科主任杨盛权,又忙着协调把确诊的王大姐(化名)转运到黄梅县人民医院。

位于孔垄镇的黄梅县第二人民医院,服务于周边多个乡镇患者。疫情发生后,杨盛权主动请缨牵头在医院建立了有12间病房的隔离病区。医院发热门诊遇到有发热症状以及相关流行病学史的患者,就转到该隔离区进行隔离观察,确诊后就转到黄梅县人民医院救治。

作为隔离病区负责人,20多天来,杨盛权带领科室16名医护人员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

每天上午,杨盛权都会全副武装做好防护,走进隔离病区查房,认真仔细地询问每位病患的病情,四五个小时下来,里面的衣服经常湿透。

除了诊疗,杨盛权还要负责院感、确诊患者转院工作。“哪怕半夜检测结果出来,都要及时协调转院、转运、消毒工作。”虽然急难险重的事自己带头干,但杨盛权最担心的是科室人的安全。

“我老公已20多天没回家了,一家人都忙,连微信、电话都没怎么联系。”邢锦辉说,不久前,杨盛权在建立医院隔离病区时,为医疗防护物资匮乏感到揪心,提议家里挤出资金捐点。与哥哥邢久红一拍即合,一家人向镇政府合捐现金47000元和3000双医用手套,用于抗击疫情。

邢圩村妇女主任游银桥说:“邢锦辉一家早从2009年起,分几次捐款20万元,用于改造全县最偏僻的柳林乡卫生院,而且一直坚持开小药方,用普通药,为困难群众减免医药费。疫情发生后,他们自己口罩都不够用,却免费给了一些贫困的乡亲。”


表姐妹线上线下战“疫”

每天早上8点前,陈瑛和表妹杨进文都会准时到邢圩村卫生室,忙着室内外全面消毒消杀,接待村民寻医买药,整理返乡人员体温监测表……

32岁的陈瑛跟随姨妈邢锦辉和舅舅邢久红在村卫生室工作了16年,其间3年到外地读书深造;25岁的杨进文学的是影像(B超类),两年前毕业后也加入了妈妈和舅舅的村医务室。

“您可以扫码进这个微信群,我们每天都在群里发相关防护知识,有什么问题还可以随时在群里问我们,不用来回跑……”2月10日,在邢圩村卫生室,陈瑛对前来买药的村民说。

“疫情面前,谁都不会当逃兵。”杨进文说,她和表姐每天除了线下的工作,线上的工作也很繁重,制作各类宣传资料、视频,整理常见问题解答,通过微信群向村民普及新冠肺炎知识,还要回答村民的问题,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回复400多条。“24小时不敢关机,生怕错过什么关键信息耽误工作。”

“我们还不算抗疫一线的。”在陈瑛看来,在九江市传染病医院器械科上班的表弟邢一润和在黄梅二医院隔离病房工作的姨父杨盛权才是奋战在最前线。为此,她还打电话给姨父,问那里要不要支援,她想去。

和表姐有同感的杨进文说,去年参加工作的表弟邢一润一直在医院值守,爸爸杨盛权快20天没回家了。为了节约开支和时间,爸爸就住在医院一间闲置房子里,洗澡冷就把家里取暖器拿去了。“那天给爸爸送换洗衣服时,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杨进文哽咽道。

“一家人都在一线,反倒没有那么多牵挂。”邢锦辉说这话时,眼中忍不住透出几丝担忧,但更多的是自豪之情。她说,希望疫情能早日结束,一大家子好好坐下来,补一顿丰盛的团圆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